今天是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2019年9月3日

实验药物可以延迟型糖尿病

结束了33年的漫长旅程,本周科学家报道了型糖尿病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成果:证据表明它可以被延迟。在加州旧金山举行的美国糖尿病协会会议上,以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研究人员报告说,在高风险的年轻人中,两周的试验性药物平均可以将疾病延迟两年左右。

这些数据首次表明,预防型糖尿病的进展是可能的。巴黎Necker-Enfants Malades医院的吕西安娜·沙特努(Lucienne Chatenoud)说,她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型糖尿病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需要持续的血糖监测,可能导致心脏病和肾衰竭。此前几年的研究表明,免疫系统的哨兵——T细胞,攻击了胰腺β细胞。但这些胰岛素分泌细胞基本上保持了完整,为干预提供窗口。

几十年前,现就职于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的内分泌学家凯万·赫罗德(Kevan Herold)求助于由现就职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免疫学家杰弗里·布鲁斯通(Jeffrey Bluestone)设计的抗体药物。它通过靶向细胞表面一种叫做CD3的分子来关闭激活的T细胞。在20世纪90年代,他们和一个由沙特奴共同领导的法国团队在小鼠模型中证明了抗CD3可以预防或逆转糖尿病。在初诊患者身上进行的小规模临床试验也很有希望。

但两项针对新发病患者的大型试验结果令人失望。“这是毁灭性的,”布鲁斯通(Bluestone)谈到2010年公布的结果时说。不过,他、赫罗德和其他人仍然抱有希望,他们认为这些试验使用的剂量过低,或者参与者没有自身免疫性糖尿病。

赫罗德坚定地开展了一项名为TrialNet的糖尿病临床试验网络来开辟新的领域:支持一项针对糖尿病患者的药物研究。从2011年开始,这项试验招募了那些在未来5年内患糖尿病的几率为75%的人,其依据是他们血液中不稳定的血糖和显示胰腺受到攻击的抗体。

44名志愿者接受了Teplizumab的静脉注射,持续14天。Teplizumab是由布鲁斯通帮助设计的药物,现在被称为Teplizumab。另外32人服用安慰剂。差别是明显的。在治疗组中,诊断糖尿病的平均时间是4年多一点;而安慰剂组则是2年。接受Teplizumab抗治疗的患者中,43%的人在5年后患上糖尿病,而对照组中这一比例为72%。副作用很轻微,几周内就消失了。

“获得两年的无胰岛素生活……这意义重大,”位于盖恩斯维尔的佛罗里达大学病理学家马克·阿特金森(Mark Atkinson)说。他说,你不得不想到,父母在检查孩子的血糖时,会减少2年的夜间起床时间,同时还可能降低并发症的风险。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卡拉·格林鲍姆(Carla Greenbaum)TrialNet的主席,也是华盛顿西雅图贝纳罗亚研究所(Benaroya Research Institute)的内分泌学家。她还想知道第二剂Teplizumab是否会延长其疗效。

鉴于这些惊人的结果,更大规模的安慰剂控制的Teplizumab预防试验可能很难证明是正确的。尽管赫罗德试验中的志愿者都有一级糖尿病亲属,但至少85%的糖尿病患者并没有一级糖尿病亲属,所以只有广泛的筛查才能覆盖所有的高危人群。公众会参与吗?””阿特金森想知道。

不过,赫罗德希望他的研究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当他整理数据时,他注意到试验的第一个志愿者已经消失了。后来,赫罗德发现这个年轻人服用了Teplizumab。“我给他打电话说,‘怎么回事?“哈罗德回忆说。不错,志愿者承认;他忘了保持联系。太棒了,赫罗德想。遗忘是糖尿病患者所不能做的——对这个没有疾病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一切。

(来源: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4/6445/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