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
2018年4月11日

FDA批准的高血压药物延长了蠕虫的寿命

UT西南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FDA批准的治疗高血压的药物似乎通过细胞信号通路延长了蠕虫的寿命,这种信号通路可能模拟热量限制。

这种药物--西他拉嗪--在两种线虫中延长了大约25%的寿命,其中一种是野生型,另一种是为了产生一种名为τ的神经毒性蛋白,这种蛋白在人类中与阿尔茨海默氏病有关。

这是首次报道了氢氮杂嗪激活NRF2/SKN-1信号通路的研究。我们发现,这种药物可以延长蠕虫的寿命,或者比其他潜在的抗衰老化合物如姜黄素和二甲双胍延长寿命。这项研究的高级作者、UT西南分校生物化学助理教授哈米德·米尔扎伊博士(Hamid Mirzaei)今天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

NRF 2通路保护细胞免受氧化应激。他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保护自己免受氧自由基伤害的能力会减弱。

Mirzaei博士解释说,老年性痴呆和帕金森症等老化和神经退化疾病的一个特征是氧化应激,人们认为氧化应激是一生中炎症和传染性疾病累积造成的。SKN-1是一种线虫转录因子,在人类中与NRF 2相对应。他说,这两种动物在各自物种对氧化应激和寿命的反应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UT西南研究人员正在寻找一种化学探针,他们可以在实验中使用它来识别在老化过程中被氧化并变得有毒的蛋白质。他们筛选出一种能跨越血脑屏障、无毒的物质,于是他们就找到了氢萘嗪。

“与年龄有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是毁灭性的,而且由于人类寿命的延长,这些疾病正在上升。”。因此,开发治疗方法以尽可能长时间地维持人类健康是很重要的,“米尔扎伊博士说。他也是美国西南大学彼得·奥唐奈脑研究所(Peter O‘Donnell Jr.Brain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也是阿尔茨海默氏症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中心的研究员。

研究人员在体内(在生物体内)和体外(在实验盘中)对蠕虫进行了研究,并研究了一种名为神经母细胞瘤的儿童癌症中的人类细胞。与未治疗的对照组相比,使用该药物治疗的蛔虫的寿命增加了25%(从15-18天增加到20-23天)。

他说,一系列生化实验的结果表明,肼苯哒嗪连接的寿命延长依赖于蠕虫“SKN-1”途径,该机制似乎模拟了热量限制。

为了测试氢萘嗪在神经退行性疾病中的作用,科学家们使用了一种叫做鱼藤酮的高剂量化学应激源,这种物质与高剂量暴露下的帕金森病风险增加有关。Mirzaei博士说,他们发现氢萘嗪提供了大量的神经保护。他补充说,该药物还显示,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线虫模型中的τ毒性显著降低。

他说:“基于这些结果,我们认为氢萘嗪可能是治疗人类与年龄相关疾病的临床试验的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它也可能为老龄人口提供一般的健康益处。”。他强调,这项研究是有希望的第一步,但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

(选自《麦肯息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