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2017年9月28日

西药类外贸回暖增长重回两位数

上半年,在世界经济增长加快,国际贸易整体从低谷回升的大环境下,我国西药类产品对外贸易出现恢复性增长,进出口额达到336.88亿美元,同比增长17.06%,增长率在时隔两年后重回两位数。由于西药类产品外贸增长率显著高于中药类和医疗器械类产品的外贸增长率(分别为5.54%4.19%),西药进出口额在我国医药外贸中的占比自2010年以来第一次重新回升到60%以上。

与我国商品外贸整体形势类似,西药类产品对外出口和进口贸易回暖势头都比较明显。其中,出口额为168.7亿美元,同比增长7.55%;进口额为168.18亿美元,同比增长28.46%;进出口贸易越发平衡,贸易顺差仅余5157万美元,同比减少98%

【出口】

量增价减态势延续。

2017年上半年,我国出口西药类产品488.07万吨,同比增长9.7%,出口数量再创历年上半年统计新高。但与此同时,出口均价出现了1.96%的同比下跌,延续近年来的低迷态势。

上半年月度数据显示,除2月份出口额受春节假期影响出现同比小幅减少外,其余月份均呈现不同程度增长。从量价上看,12月份量价背离明显,随后逐渐平稳,出口数量同比增长势头放缓,出口均价同比变化由跌转涨(图1)。

宏观上看,我国西药类产品出口形势仍未脱离量增价跌的通道;从月度数据分析,上述趋势已现结束迹象。这与国际经济增长回暖、国际市场购买力有所恢复有关。

原料药、生化药增势明显。

2017年上半年,我国西药类产品三大类别的出口格局保持稳定。原料药出口占比高达82.88%,有所上升;而西药制剂和生化药的出口占比分别小幅下降至9.16%7.96%(图2)。

具体来看,我国原料药上半年出口金额达139.81亿美元,同比增长8.18%,增势相对明显。出口数量达450.22万吨,同比增长9.89%,在出口均价下跌1.56%的情况下主导了原料药的出口增长。大宗原料药品种中,氨基酸类、维生素类、氨基糖苷类等出现了两位数的出口同比增幅,解热镇痛类、头孢菌素类、激素类等出口增势也较突出,磺胺类、林可霉素类、氯霉素类等则分别出现了显著的出口负增长。

西药制剂上半年出口金额为15.45亿美元,同比微增0.98%,其中出口数量小幅增加3.73%,出口均价小幅下降2.65%。其中,激素类、头孢菌素类制剂出口同比增幅均为两位数,表现优异。

生化药出口数量同比增长10.66%,即便有1.39%的出口均价下跌,仍使出口金额获得9.12%的同比增幅,出口金额达到13.44亿美元。肝素类、蛋白胨衍生物等均有较快的出口增长。

美国重回榜首。

2017年上半年,我国西药类产品出口目的市场依然集中于亚欧两大洲,出口额合计占比高达72%,但出口增速分别为6.18%5.63%,低于西药整体出口增速。对北美洲和拉丁美洲的出口增速较快,分别为13.84%11.16%,但出口占比依然较小。从量价关系上看,对拉丁美洲和大洋洲的出口量价背离比较明显,对二者的西药类产品出口数量均增长22%以上,但出口均价均下跌了10%以上;对亚洲和北美洲的出口价格比较稳定,仅有1%左右的微降;对非洲的出口表现则是量价齐升。

我国西药类产品在上半年出口到20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对前10大目的国的出口额占比高达57.5%。美国反超印度,重夺我国西药出口目的国榜单冠军,上半年我国对其西药类产品出口额达22.4亿美元,同比增长13.77%,出口表现为量价齐升。其中,原料药出口额占比为82%,原料药出口类别中,氨基酸类、激素类、解热镇痛类、维生素类、中枢神经系统类等的出口额均实现了强劲增长,但林可霉素类、四环素类、青霉素类等的出口额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在西药制剂的出口上,我国企业没能延续2016年迅猛的增长势头,出口额仅实现了3.51%的同比增长,不过出口均价暴涨了55%值得关注,说明了我国对美国出口的西药制剂产品附加值较高。

印度从我国西药出口目的国榜单首位上掉落,以微小的差距屈居第二,上半年我国对其西药类产品出口额为22.28亿美元,同比增长6.94%,在出口数量微降不足1%的情况下出口均价上涨近8%。其中,我国对印度原料药出口占据我国对其西药类产品出口总额的94%,头孢菌素类、维生素类、解热镇痛类、氨基糖苷类、心血管系统类等的出口额均实现了两位数的同比增长,而氨基酸类、激素类、大环内酯类等的出口额则出现了下滑。尤其是2016年以来印度对我国产阿莫西林和氧氟沙星原料药发起了反倾销调查,导致上半年我国对印度相关产品出口额有所下滑。

位列我国西药出口目的国榜单3-7位的依次是日本、韩国、德国、荷兰、巴西,以及位列第九位的泰国,我国对其出口额均有不同程度增长,尤其是对德国西药类产品出口额同比增长率高达18%;对位列第八位的意大利和第十位的西班牙则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负增长,尤其是对西班牙的出口受当地罢工影响,大幅下降14%

民营企业活力旺盛。

上半年,我国经营西药类产品出口的企业数量继续增加,达到10074家,同比增加594家。民营企业依然是我国西药类产品出口的主力军,出口企业数量达8041家,出口金额占比达58%,出口额实现了6.46%的同比增长率;“三资”企业表现较好,1427家“三资”企业西药类产品出口额占比达29%,金额同比增幅为12%;国有企业出口活力持续衰退,上半年西药类产品出口额仅小幅增长2.9%

在上万家企业中,跨国巨头阿斯利康西药类产品出口额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增幅高达715%,并勇夺我国西药出口企业榜单第一名,原因很可能是其在国内的生产基地从2016年开始投产并产生国内外销售效益。华海药业、创诺医药等企业出口额也实现了高速增长,前者原料药和制剂均衡增长,后者主要依靠原料药的出口增长。

【进口】

量价齐升促增长。

2017年上半年,我国进口西药类产品90.68万吨,同比增长16.9%,进口数量一举扭转了2016年的颓势。进口均价继续上涨,同比涨幅达到9.88%

从月度数据上看,各个月份西药类产品进口额均有两位数以上不同幅度的增长,其中1月份和5月份同比增幅均达到40%。进口数量也分别出现不同程度增长,进口均价仅在2月份出现同比下跌,其余月份保持上涨(图3)。

三大类进口猛增。

2017年上半年,我国西药类产品三大类别进口均出现迅猛增长。生化药进口同比增幅最大,达32.9%,源于我国对免疫制品、抗血清、胰岛素、人用疫苗等的进口需求大增;西药制剂进口增幅也高达32.49%,激素类、维生素类、青霉素类、抗感染类等大部分种类药品进口均实现大幅增长,导致西药制剂进口额占据我国西药类产品进口额的比例首次超过50%;原料药的进口增幅虽最低,但也有17.84%,维生素类、心血管系统类进口增幅明显。

欧洲来源占比近七成。

欧洲一直是我国进口西药类产品的主要来源地。上半年,我国从欧洲进口的西药类产品金额高达114.89亿美元,同比增长27.26%,占据我国西药类产品进口总额的比例升至68%。从亚洲、北美洲的进口额也分别取得了25%58%的同比增长率,从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进口额则出现了下降。

我国西药类产品进口来源国榜单前十强中除美国和日本外,全部为欧盟国家,足以说明欧洲在我国西药进口市场中的强势地位。我国从前十强国家的进口额在上半年均实现了5%-59%不等的增长,累计进口额占比近八成。其中,德国位居该榜单首位,从其进口额占据我国西药类产品进口总额的1/5强,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美国位居次席,我国从其进口额取得了在前十强中最大的同比增幅59.39%

“三资”企业仍为主力。

上半年,我国经营西药类产品进口的企业数量继续增加,达到5943家,比去年同期增加289家。其中,企业数量最多的三资企业仍是进口主力军,2847家企业贡献了71%的西药产品进口额,进口额同比增幅也高达30.39%;民营企业进口增幅稍逊,28.28%的增幅使其进口占比略微提升至16%;国有企业进口占比下滑至13%(表1)。

【展望】

大环境复苏风险仍不容忽视。

2017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形势继续改善,呈现出7年来首次“同步复苏”局面。发达经济体中,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经济普遍回暖;新兴经济体中,中国和印度继续引领增长,俄罗斯和巴西逐步走出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先后上调全球经济增速预估值。国际贸易和投资继续回暖,WTO发布的世界贸易景气指数为2011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国际投资也呈现出持续增长态势,预示着世界经济的进一步复苏。

在大环境影响下,西药类产品国内外需求继续稳定增长,加之我国政府今年继续在为企业减负、加快新业态发展、调整贸易结构、营造有利环境上加大工作力度,为促进贸易增长提供多重助力,我国西药类产品贸易呈现进出口双旺局面。预计下半年我国西药类产品进口额将延续上半年的增长势头,维持两位数的同比增长率。

下半年增长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一是美国、欧元区等主要经济体通胀等问题犹在,全球经济增长依然面临挑战;二是美国威胁要对中国启动“301调查”,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现抬头之势,为国际贸易形势增添了新的变数;三是出现地缘政治和军事冲突概率增加,朝核问题、叙利亚武装冲突等均会对国际经济和贸易产生负面影响;四是国内外药品监管形势越来越严格,尤其是国内药监部门的GMP飞行检查越发频繁,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进入深化执行阶段,环保政策逐渐收紧,企业生存压力继续增大;五是关注国际市场、寻求从事西药进出口业务的国内企业数量增加,这不可避免会导致竞争更加激烈,西药类产品出口均价的不断下跌也与此有关。

(选自《医药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