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2017年8月30日

过去30多年,我国原料药产业高速发展,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料药生产国和出口国。近日,据美国Transparent医药网站报道,2016年全球原料药市场排名前十位的制药公司,我国药企占了6席,可谓成绩斐然。浙江省药企占了世界十大原料药生产商的4席,表明浙江已成为我国重要的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基地。

大宗产品出口价下跌

据上述美国医药网站介绍,2014年国际原料药市场总销售额为1270亿美元,2016年为1430亿美元。其中,北美洲独占鳌头,占全球原料药市场总份额的35%,亚太地区(含美国与加拿大)原料药销售市场则占全球原料药市场总份额的近6成,表明亚太地区已成为原料药最大的销售市场。传统原料药市场欧洲增长缓慢。南美洲和非洲等地区医药市场增长乏力。

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的报道称,2016年我国共计出口827万吨原料药产品,比上年净增13%,但原料药的总体出口价格比上年下降11.59%。据业内人士分析,这与国际原料药市场普遍供大于求,以及欧美国家削减国民医疗卫生事业经费,西方国家进口商压低原料药价格有关。欧美毕竟是主要的原料药进口国,相比之下,南美洲、非洲等国的原料药进口数量较少。

过去几十年来,我国出口数量巨大的原料药产品,如谷氨酸类氨基酸、糖皮质激素类、各种头孢菌素及阿莫西林等半合成青霉素类抗生素、四环素类、氨基糖苷类抗生素、大环内酯类抗生素、解热镇痛类药物和柠檬酸类有机酸等大宗产品主要还是销往欧美发达国家,上述原料药产品一旦降价,将压低我国出口原料药的总体价格。

由于欧美国家普遍经济不景气,其原料药进口商千方百计地压低外国原料药价格,而我国出口商为了保住老客户常常自降出口价(以数量换效益),因为国内药企产能严重过剩,不出口更是死路一条。

近年来,我国原料药出口“量升价跌”似乎成为一种常态。值得庆幸的是,在一片降价声中,去年我国出口原料药产品中也有部分产品出口价略有上升,其中包括庆大霉素、多粘菌素、大环内酯类畅销原料药品种(如阿奇霉素、罗红霉素和克拉霉素等),但其出口数量不是很大,对我国原料药出口总体影响不大。

而大量出口的品种,如青霉素盐、四环素、硫氰酸红霉素、柠檬酸、6APA7ACA等则价格下跌3-5%。大宗产品出口价下跌才是造成我国原料药出口总体效益下降的主要因素。

原料药和制剂生产并重

据上述美国医药网站报道,目前国际原料药市场产品大体分为2大类,即化学合成药和生物工程药,前者大约占国际原料药总量的90%,后者仅占10%,可见现在仍是化学合成药一统天下。

必须指出:越来越多的欧美制药厂商在抛弃传统(化学合成)原料药生产,重点开发生物工程(重组DNA蛋白质类)原料药产品,因为后者更能赚钱。被西方制药厂商放弃的化学合成原料药产品大多价格低廉,生产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等,这也是我国原料药产品(以化学合成原料药为主,植物提取物类产品占比较小)近年来出口大幅增长的背景。

实际上,我国药企虽然有多种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占优,但与西方同行相比,我国主要原料药生产商的实际营业收入并不算高。据国外媒体报道,西方最大的原料药生产企业以色列TEVA制药工业公司常年生产的原料药品种多达300种以上, 2016年总营业收入高达219亿美元。我国六大原料药生产商一年的总营业收入也抵不上以色列这家公司。

瑞士诺华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高达503亿美元,其名下的Sandoz公司专门从事原料药生产,产品包括从氨氯地平、西替利嗪、奥美拉唑、头孢力新、布洛芬等“大路货”到碳青霉烯类新药品种,这些产品与我国产品竞争并无多大优势,故Sandoz已于2016年底关闭设在印度孟买市和德国汉堡市的几条原料药生产线,加大了设在波兰和非洲纳米比亚的原料药生产能力,以提高公司在国际原料药市场上的竞争力。

印度瑞迪博士制药厂(以下简称“瑞迪公司”)是继日本之后第二个在美国证交所上市的亚洲制药公司,借上市东风,瑞迪公司顺势推出自己开发生产的多种化学原料药及中间体,顺利进入欧洲市场。2016年,瑞迪公司的纯利润为3.3亿美元,远超我国任何一家药企。

可见,单纯依靠出口原料药,尤其是化学合成原料药,今后将越来越艰难。只有像瑞迪公司那样,不但生产各种原料药,更重要的是,生产原料药和制剂并重,才能活得更好。瑞士诺华公司假如仅靠旗下Sandoz公司的原料药生产恐怕早就亏死了。

(选自《医药经济报》)